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旅遊

在城鄉建設中,如何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聽一聽文旅從業者、建築專家、旅遊達人的聲音——

守護古城,奏一曲古今融匯的文化交響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陳之殷 張勝 高建進 王斯敏 2021年05月24日 16:20

  編者按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若干意見》。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強調指出,要本着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建立分類科學、保護有力、管理有效的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

  古城古鎮古村落,是城鄉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恬靜雅緻的江南水鄉、古樸雄渾的北方大院、神祕通幽的湘西古城……千年文明孕育出各具特色的城鄉建築,吸引人們拂去時光塵埃,探尋文化印記。在親近古城的同時,很多問題仍待解決:如何避免歷史文化遺產屢遭破壞、拆除?怎樣在“修舊如舊”與方便居民生活之間實現平衡?“古城遊”如火如荼的同時,過度商業化能否遏制?本版邀請文旅從業者、建築專家、旅遊達人等結合親歷展開討論,共同守望我們心中的美好古城、多彩文化。

  【集運4px】

  北京老城,從“有機更新”到整體保護

  講述人: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總建築師、建築學家吳良鏞之子 吳晨

  北京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和860多年建都史,城市規劃傳承有序。改革開放初期,居民居住條件簡陋、擁擠,許多四合院裏都搭了臨時建築,房屋年久失修,漏雨、積水問題嚴重。為儘快改善市民生活條件,當時的舊城改造採用了“拆除舊四合院蓋樓房”的簡單思路,對城市風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壞。

  我父親吳良鏞長期關注城市發展和文化傳承。新中國成立後,他和梁思成、林徽因先生等一道參加北京城市規劃,完成了人民大會堂、天安門廣場擴建規劃設計等工作。怎樣在保留舊宅精神內核和文化肌理的基礎上,讓居民居住環境更為理想?1984年,父親首次提出,衚衕改造要變“大拆大建”為“有機更新”,並將這一理念運用到菊兒衚衕等地的改造之中,獲得成功。

  父親對我的影響,更多是為人處世之言傳身教。從我記事起,他便常於夜晚在燈下埋首畫圖、勤奮寫作。2002年,受歐洲“城市再生”概念啓發,我在國內首次提出了“城市復興”理念,注重對古建築的整體保護、積極創造、全面復興。秉持這一理念,我完成了北京老城總體城市設計,以及大柵欄、什剎海、前門東側鮮魚口等的保護復興規劃及設計研究工作。由我主持設計的“北京坊”建築羣將現代時尚感與周邊建築融合為一,成為“網紅打卡地”。

  城市設計所實現的,並不是簡單的物質空間變化,更是置身其中每一個人的美好願景;建築設計、城市規劃需要沉下心來長期積澱。父親不論烈日炎炎還是寒冷冬日,總是帶着學生走街串巷,統計、畫圖。我從業也已三十年,越發體會到這樣的熱情:對城市和家園的熱愛,是建築師永遠的責任感。

  古都西安,在這裏體味歷史文化之趣

  講述人: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校長、教授 王樹聲

  我在西安求學、工作多年,對這座城市有着很深的感情。每當看到巍峨的西安城牆,敬意總是油然而生。早年間,西安城牆也曾面臨拆除的危險,在有識之士的積極努力和中央支持下,才得以保存。

  對城鄉歷史文化,既要有力保護,更要把藴含其中的文化傳統和城市基因傳下去。西安在這方面進行了持久探索,以張錦秋先生為代表的一批建築規劃學人結合西安獨特的歷史環境進行現代建築創作、城市空間規劃,完成了陝西曆史博物館等系列“新唐風”建築作品,成為古都復興的重要標誌。

  2010年,在清華大學跟隨吳良鏞先生學習時,吳先生要我研究西安規劃,他多次表示,西安規劃應成為弘揚東方古都規劃傳統的典範。2011年,西鹹新區規劃向社會公示,我的研究正好派上用場,“傳承古都傳統,建立大西安新軸線”的建議得到省政府的重視。後來新規劃裏確立了這條新軸線。

  每座城市都有獨特的文化空間系統,應着眼於此,規劃並實施文化遺產保護。2018年,我發表《文地系統規劃研究》一文,提出了文地系統規劃的原理和方法。近期,我和團隊正在進行西安文地系統規劃研究,嘗試着貫通城市文化遺產與自然山水脈絡,更好地彰顯西安古都特色。

  近幾年,明城牆永寧門、大唐不夜城等文化區塊把古都韻味和市井煙火連接起來,讓更多人看到了西安的歷史文化之趣。將西安建設成一個有遺產、有思想、有文化、有境界的國際化大都市,我們還要付出很多努力。

  三坊七巷,定格“舊歲月”、煥發新活力

  講述人:福建省福州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規劃師 陳亮

  3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考察調研福州古厝和三坊七巷保護修復等情況。我作為三坊七巷保護工作親歷者陪同介紹,深感責任重大。

  1987年,少年的我暫住在福州市澳門路姑父家,時常到南后街逛街,街上有不少燈籠、紙傘和裱褙店,那時的我覺得這是一條古老、滄桑又凌亂的老街。

  三坊七巷的保護始於1991年。當時,林覺民、冰心故居面臨改造拆遷,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同志主持召開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推動制定福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管理條例和保護規劃。這次會議,奠定了福州文化遺產保護的制度基石。

  1996年,我開始負責編制福州名城保護規劃。2005年8月,福州市委市政府成立三坊七巷保護領導小組,着手全面保護工作,我們研究院負責編制保護規劃。我帶着規劃項目組和勘測院,對三坊七巷所有院落進行入户調查。我們發現,這裏藏着許多驚豔的明清建築,巷陌中名人故居薈萃,實是璞玉蒙塵。在阮儀三、王榮慧、趙中樞等專家學者指導下,三坊七巷的規劃保護順利開展起來。

  研究院還承擔了三坊七巷中除國保單位之外150處文保單位、歷史建築的修繕保護設計等工作。截至目前,三坊七巷保護累計投入近50億元,保護修復工程基本完成。我們還開放了大量文物保護單位,作為面向民眾的博物館和文化展示點,讓三坊七巷成為福州城市文化的金名片。

  現在,三坊七巷年遊客量連續五年突破千萬人次。漫步其間,巷弄相連,被譽為中國“裏坊制度活化石”的三坊七巷定格了歷史,也煥發着新的活力。

  平遙古城,讓文旅體驗更加生活化

  講述人:山西省平遙縣原規劃局局長 冀太平

  自從1982年入職平遙縣基本建設委員會以來,我已從事古城、古鎮、古村落的研究、保護與開發工作近40年,有幸見證了平遙近十幾年的巨大變化。

  1986年,平遙成為第二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在經濟發展大潮衝擊下,古城保護出現了一些不和諧音符:學校要擴容,與“不準拆除傳統建築”的保護要求產生矛盾;房主提出加固房屋的需求,我們卻無力用傳統手法修復老房子……在這樣的煎熬中,平遙終於迎來了以“申遺”為契機的主動保護時期。

  從1994年到2005年,為開發平遙旅遊,我主持了幾項工作:將古城居民遷到城外住宅小區;對平遙南大街進行改造,以房租減免等優惠政策發展古玩店、博物館、傳統小吃店等商業……漸漸地,保護良好、風貌鮮明的古城吸引力越來越強,一條靠旅遊發展經濟、增加收入的新路子在人們面前敞開。

  隨着開發不斷深入,如何避免資源同質化、審美疲勞、影響居民生活等問題常盤桓在我腦中。古城並非只為遊客服務,遺產也不僅是為旅遊而生。應該改變粗放型發展方式,打造更加精細化、生活化的古城旅遊。我期待着,隨着《關於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若干意見》出台實施,平遙古城能夠煥發出更加健康動人的風采。

  學子視角:期待更多審美智慧、發展智慧

  講述人:復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系博士生 劉邵遠

  不久前,我家鄉的一條老街改造完工。老街興起於清末民初,臨河而建,滿滿人間煙火。後來老街逐漸衰落,一度成為人們眼中“髒亂差”的代名詞。而翻新後,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排排風格難辨的仿古建築,令滿懷盼望的人們有些失落。

  許多城市都有這樣的老街:本是保留傳統生活方式、記錄城市變遷的“文化樣本”,但改造後卻失去了原有的風韻和內涵。

  求學期間,我曾對上海市十個歷史文化名鎮的文化生態進行調研,深刻感受到物質形態保護只是手段,根本在於激活人心。很多老鎮居民由於未能感受到老鎮保護帶來的實際利益,對自己居住的傳統民居保護意識不強。有的古鎮,外來人口數已經超過本地居民數量,隨意改變院落結構、毀壞建築構件等行為時有發生。

  對於原住民,遺產保護重在喚醒共同記憶,增強凝聚力;對外來人口,則應引導他們在新生活地區形成認同感。我們發現不少外來年輕人選擇在古鎮植入新的業態,並嘗試融入當地人生活當中,激發了古鎮的活力。但問題仍然存在:憑藉着旅遊“出圈”的古鎮,人們看到的仍是景觀視覺元素,如何感受到它在城市文脈發展史上的獨有位置?這種保護開發,是否和當地居民的生活改善有機關聯?我想,作為未來的文博從業者,我們關注的,不僅是表面的風貌改造,更是古鎮的發展史和背後的社會運行機制。

  古城保護,不能“千城一面”,像面目統一的商業廣場那樣開遍全國大小城鎮。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個能夠激活傳統、發展文化的活態空間。這需要更多的審美智慧和發展智慧。

  達人體驗:更看重古城的文化性故事性

  講述人:旅行視頻自媒體博主 房琪kiki

  從2017年成為旅遊博主開始,旅遊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我走過許多古城,在那裏與歷史碰觸,獲得心靈的短暫停歇。然而,和很多人一樣,我也困擾於古城商業氣息過重這個問題。比如,幾乎所有古城都在做漢服節、夜市、賣爆魷魚烤香腸,可遊客是否喜歡這些呢?我想,旅遊開發還是要根據自己的調性來開展。

  在創作新媒體作品時,我發現人們不再只追着景色打卡,更追求旅行的文化性和故事性。而有深厚底藴的古城,天然擁有吸引力。比如永定土樓因為《大魚海棠》《花木蘭》等IP獲得很高關注,我做了一期關於它的節目,在抖音上點贊量高達180萬。

  大部分不那麼有名的古城則容易趨於同化。如何尋找個性?我對山西忻州古城印象很深。他們對每個進駐古城的食品商家進行嚴格篩選,售賣的食品既好吃也很有地方特色,我現在還記得紅面魚魚、大肉片湯、保德碗託等美味。同時,當地以一座古老書院為基礎,設計了特色燈牌,吸引年輕遊客拍照打卡,當地居民夜晚也紛紛前來納涼。

  江南水鄉的小鎮更加密集,不少小鎮找到了自己的閃光點,比如黎裏和南潯。黎裏古鎮很好地保留了本地居民的生活狀態,家家户户門口種着蓮花,坐在烏篷船上,能聽到岸邊人唱着當地戲曲,優雅、安靜。而在南潯古鎮,古色古香的宅子深處有西洋舞廳和留聲機,彷彿一瞬間穿越時空。逛黎裏古鎮體味生活,逛南潯古鎮體會文化,它們都讓我感受到精緻用心,而不是雷同複製。

  我永遠記得這樣一幕:那天風和日麗,我坐在黎裏古鎮的奶茶店,一位老大爺坐在外面。老大爺告訴我,他每天都在這兒聽收音機,古城的變化給他帶來了生機。我感到他是喜歡這種變化的,累了睡一會兒,醒了睜睜眼,看看來往的人潮。當遊客散去時,這方天地又是屬於他的,孤獨的老人獲得了另一種陪伴。來自天南地北的人們在某一瞬間相逢又被觸動,這就是我最想擁有的旅行,也是我關於古城的最美印象。

  【集運4px】

  網友心中的“理想古城”什麼樣

  近日,光明智庫在線發起關於古城(古鎮、古村落)旅遊的小調查,回收了來自全國23個省區市的598份有效問卷。

  調查顯示,72.53%受訪者去過古城(古鎮、古村落)旅行3次以上,其中江南園林、徽派古建、湘黔古城最受喜愛。超過9成受訪者選擇5天以下的短途旅行,15.88%的受訪者嘗試過自助遊,近7成受訪者常和朋友、家人一起出遊。在旅遊信息獲取方面,除了親朋推薦、電視節目等傳統方式,微信、抖音等新媒體日益成為了解旅遊資訊的新途徑。

  對於“理想古城應具備的要素”,95.29%受訪者選擇了“歷史文化底藴深厚,保護和開發相對成熟”,55.88%受訪者認為目前很多古城的歷史文化沒有得到足夠尊重和合理挖掘,有的甚至被扭曲。86.47%受訪者表示,商業開發無可厚非,但須在保護古城文化和尊重當地居民生活的基礎上適度進行。景點大量銷售同類型仿古紀念品,修建與原古建築風格不符的仿古建築,面目雷同的酒吧、商鋪、民宿無所不在,位列“古城遊最需要改進”的前三位。

  【集運4px】

  古城保護,須“歷史和當代相得益彰”

  作者:王世福(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廣東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城市歷史文化遺產是城市文明的具體物證,是城市發展和地方精神的集中展示。文物古蹟、傳統建築、舊城街巷等物質遺存以及地域風情、民俗習慣、人文情趣等非物質傳承,共同構成一座城市最為重要且與眾不同的文化品質。

  在中國城鎮化快速發展進程中,城市實現了經濟發展的飛躍和物質建設的進步,但也出現了令人痛心的大拆大建現象。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歷史文化保護與傳承,一系列政策先後出台。此次審議通過的《關於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若干意見》,為保護歷史文化遺產、實施城市更新行動、完善新型城鎮化戰略進一步指明瞭方向。

  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上,城市建設日新月異。由此,更要加強歷史文化街區保護,以此為前提開展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有機融入現代生活氣息,讓古老城市煥發新活力。只有深入理解歷史遺存中的文明精華,才能巧借古韻、妙開新篇,將其轉化為服務現實生活、激發全新創作的文化資源,讓歷史與當代交相輝映。

  2020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潮州市廣濟樓考察時指出,在改造老城、開發新城過程中,要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存,延續城市文脈,使歷史和當代相得益彰。歷史城區是地方集體記憶的核心載體,具有情感和審美的巨大魅力,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存、延續和傳承城市文脈,就是為了更好地銜接歷史與未來。為此,需加快進行一系列制度改革創新,建構一整套系統管用的,有利於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利用、傳承的制度,強化各級黨委和政府在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中的主體責任,從而建立歷史保護的文化價值優先性,在經濟社會發展中建立文化城市的發展目標,並統籌各方力量努力實現。

  歷史文化遺存能夠滋養並啓發現代科學、教育、藝術以及社會的發展,“十四五”時期,應鼓勵城市文化創新能力的提升,強化自然遺產與文化遺產、物質遺產與非物質遺產的系統性保護與活化。比如,在城市營建方面,應更加智慧地推動老城舊城與新區新城、歷史街區與城市環境、歷史建築與新建築、建成遺產與非遺文化的協調共生;在城市治理方面,應更加包容地推進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歷史保護與未來創新的共治共興。新型城市文明的塑造,不僅能夠提高人們的生活質量,更好地履行保護歷史文化遺產的使命擔當,也可以提升城市的創新能力和治理能力,讓城市留下歷史文化記憶、托起美好生活夢想。

(責編:鄢妮)